Tuesday, January 12, 2010

完全不在状态ne~

今天和昨天。。。精神状态超差。。打晚工。。等下又要出门了。。。sigh~


邮寄的DHL雅思书到了,快递大叔早上8点按门铃,我穿睡觉的衣服就开门了,天气很热,真的穿很少拉,太丢脸了。


前面坐在toilet上的时候低头发现一整天都穿了两只不一样的拖鞋。


没有心思看雅思。。。一直都在淘宝。。。家里绝对应该没有网。“可是上学期没有网成绩也很差呀。。” “那是因为上课都在上网了”


雅思书里夹了一件淘宝上买的衣服。我觉得还满划算的,所以又被激起了购物欲,又买了两件,把国内账户里的钱全部用完了。啊。。又要开口让我妈帮我存前钱了。RMB也这么不禁花啊。


明年学费涨价,我的budget里面大概只能留2千块生活费了。还好peacock最近还给我满多shift的,过年不回家嘛,圣诞节public holiday也有多拿,不然真的不可能撑过一年哎。

一年了。。。昨天和我的parents还有大力视频。。。倒还好。。。呃。。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拍了这张照片,那个狗头是大力。。
















最近比较多感概的其实在是南模和交大乐团的日子。。。反正看到那些视频就觉得这还是我一段最好的memory呀。


今天收到的紫色针织外套,99元。里面是在cotton on body买的应该睡觉穿的背心,15刀,但我经常穿出门XD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搬家后不走路已经很了最近,禁食禁食晚上去游泳,再去打工。。。


土豆上搜出来的唯一几段南模视频,啊。。今天居然会无聊到搜自己的中学。是南模09年搬迁前最后一次新生音乐会。。。养鸡场的舞蹈,要不是因为惧怕长笛那么多的solo我应该会喜欢这个曲子吧。现在看来,其实演出还是很粗劣啦,越来越快,越来越快。不过真的让我一下子涌起了很多回忆啊,尤其是,暑假集训炎热的中午,关掉灯以后寂静的排练厅。。。而曾经的担惊受怕,伤自尊,那些觉得可能永远都恢复不过来的东西,我都已经忘记了。


video

真的,时间是良药。

Sunday, January 10, 2010

很可恶!!!

想说: 很可恶哎!!!


作为一个在DANG的“关怀”下长大的人,在言论自由方面逆来顺受已经习惯了,容忍度200%。封锁youtube, facebook,emule, 都算了。 但是为什么关掉blogbus? ?? I've been working on it for three years!!


blog在一夜之间消失就好像,小时候日记本被抢走撕掉一样,是最难过的。是不是真的有象1984中描述的那种冷酷神秘的system,在偷窥了别人的秘密之后一一记录在案,然后把它们全部销毁。


一直以来都觉得时光如白驹过隙,nothing stays forever, 所以纪录自己的生活对于我有很大的意义。那种拼命想要留住点什么的心情也不能得到理解吗?


Anyway ("anyway" 真是个好无奈的词啊),我的控诉差不多结束了。blogging继续下去,这也算是一个逼不得以的new start吧。